您所在位置 >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师生文萃
“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”的诠释——与王梓坤、谭得伶 两位先生交往之体悟
作者:叶新平  时间:2012-10-10

“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”的诠释

——与王梓坤、谭得伶 两位先生交往之体悟

[题记]:2007年10月31日,王梓坤院士、谭得伶博导二位先生莅临我院指导,王院土还为学生作了专题报告。院报编辑部张老师特约我写篇体会,我是举笔维艰:一来早就有冲动,想说说对两位先生的崇敬感激之情;二来却一直不敢提笔,两位都是大师,我怎敢妄言?思量再三,我抖胆铺陈,就撷取在北师大期间与两位先生的交往中耳闻目睹的几个片段,以致崇敬感激之情!

 2005年9月,承蒙学院厚爱,我荣幸地到北师大文学院攻读硕士学位,在两位先生的直接关照下,顺利地办好了一切手续,我就到先生家中告复并致谢。两位先生放下手中工作,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。我记得王院士当时说:小叶,像你这种情况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这足以表明学院领导的超前思维和对你的厚爱,你可一定要加倍珍惜,好好学习,好好工作,好好回报。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聆听王先生的告勉。朴实的话语,深刻的涵义,高远的见地,真诚的勉励,让我永远铭记!

记得在北师大上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》这门公共课,当时 是三个学院近二百名研究生一起上课,授课老师是北师大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的一名博导。有一次,老师在劝勉学生做学问要认真刻苦严谨才会有成就时,说:做学问就要像王梓坤院士那样,学问长了,人却瘦了,次话出自北师大一位博导之口,我感觉其寓意是极丰富的。

北师大有一份院报,开辟了一个“大师专栏”,连续两期对王院士进行专访登载。我记得中间叙述了这样一件事:王院士在北师大带了博士生,也带了硕士生,有一次硕士生开题,院士患了感冒,嗓子发炎,按理说先生可以不参加开题报告,用其他时间或其他方式进行辅导即可。但王院士说:我仍然是一名教师,对每个学生应尽职尽责教导好。所以依然带病出席,并做了一番详细的评点,这些要借助话筒扩音才能完成。这让老师和学生感动不已。

在外求学,可谓艰辛,尤其是节日,自会有一番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“之深切体会。记得05年12月底的一天,我接到谭导师电话:晚上六点到北师大兰惠公寓见面。下课后,我就赶往那里,心想应提前到,不能让先生等。我提前半小时到达,谭先生却已经在公寓大厅等候了。陪先生坐了一会,陆续来了9个学生,谭先生一一起身迎接,人齐了,先生说:“过两天就是元旦,你们都是江西籍同学,我们是老乡,今天请大家来一起过个节。”我们10个人恍然而悟,当时一股暖流象电波一样传遍全身却不能言表,有两个女同学眼泪夺眶而出,哽咽着抱住了谭先生。随后王院士来了,说:“不好意思,刚开完研讨会,让同学们久等了。”一句话又让我们感动不已。席间,两位先生让我们每人点一个合自己胃口的菜,而自己只点了一个梅菜扣肉,一个狮子头。在充满感激、真情的宴会后,一下楼,我们发现有辆自行车,王院士竟然是骑着自行车来的,一个书包就挂在龙头上。王先生风趣地说:“这可以锻炼身体啰!”

说实话,在与两位先生真正接触前,我总是想:院士、博导那可是大师级人物,心生无限敬畏。也曾听李院长说过:王院士的为人、为事、为学非常的让人敬仰。回想在与两位先生交往的一年中,我真是感慨万千,对李院长所言有了更深切的体会。往事历历,感慨无限而尺牍有限,我只如实记录以上几个真实的片段。写于此,我想起北师大的校训: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。我由衷地说:两位先生的言行,就是这句话极好的诠释!

点击数:883收藏本页